xrcd24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

xrcd24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TAS发烧榜名盘-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XRCD24 BIT版

This important composition, written between 1911 and 1913 by Igor Stravinsky, was based upon a vision he had while writing another piece: “I saw in imagination a solemn pagan rite: wise elders, seated in a circle, watching a young girl dancing herself to death. They were sacrificing her to propitiate the god of spring.” The first performance of this work at the Theatre des Champs-Elysees in Paris provoked one of the most famous riots in musical history. This performance of the Rite of Spring was made in Chicago’s Medinah during three sessions on May 14, 1974. Conducted by the world renowned Georg Solti and the Chicago Symphony, this recording captures the mood and essence that Stravinsky originally intended.

什么都不用说,光是听第一轨就是超级音效示范,绝对是炫耀您府上音响效果的最佳法宝。

这张DECCA公司出版的唱片,绝对是市面上同曲目中的最佳录音。在大钹与大鼓的宏伟开场白之后,清一色的铜管群以嘹亮的破金质感划破天际

【歌曲曲目】:

1. Stravinsky: Part 1: The Adoration of the Earth (Le Sacre du Printemps)
2. Stravinsky: Part 2: The Sacrifice (Le Sacre du Printemps)

【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1882-1971)生平简介】:

伊果.史特拉汶斯基
Igor Stravinsky
俄国作曲家,初归化法国(1934),后入籍美国(1945)。
1882年6月17日
出生于Oranienbaum (Now Lomonosov)
(靠近芬兰湾的小城)
1971年4月6日
逝世于美国的纽约
史特拉温斯基一生的作品风格是不断的在改变,从具有俄罗斯民族音乐风情、新古典主义、到十二音列的作曲手法,在在都显示其多变的风格,而其作品的旋律简明,节奏富有生气。
1882─生于圣彼得堡附近,父亲是歌剧的歌手。
1901─进入圣彼得堡大学学习法律,但是对于音乐的热情有增无减,他开始向林姆斯基˙高沙可夫(Nicolas Rimsky-Korsakov)学习作曲。
1905─完成第一首交响曲。
1909─与著名芭蕾舞剧编导戴雅基列夫(Sergey Diaghiley)相识,从此之后他们多次合作。
1911─完成《彼得罗西卡》(Petrushka)
1914~1920旅居瑞士。
1913─《春之祭》(Le Sacred u Printemps)的上演引起人们的震惊。
1917─因为家产被没收,在节省支出的原则下,创作了适合室内乐表演形式的《大兵的故事》(L’ Histoire du Soldat)
1920~1939旅居法国,于1934年归化为法籍。
1920─完成芭蕾舞剧《普钦奈拉》(Pulcinella)
1939─前往美国定居,于1945年归化为美籍。
1957─创作芭蕾舞剧《阿贡》(Agon),此曲采用十二音列技巧。
1971─逝世于纽约,之后移葬维也纳与戴雅基列夫(Sergey Diaghiley)的墓比邻。

激发现代音乐

出生于艺术气息浓厚的家庭,父亲是著名的声乐家,成年后与林姆斯基 – 高沙可夫的侄女凯瑟林结婚,1934 年归化法国,1945 年入籍美国。

史特拉汶斯基经常穿着颜色鲜艳的背心,别上奇特的蝴蝶领结,讲究生活品味,看起来像个纨夸子弟。虽然很爱打扮自己,看起来很有钱,但却非常的吝啬。有一次牧师知道他是个名人,就向他募捐,史特拉汶斯基看着他回答说:“我也许有钱,但也贪财”。

个子不高,长得清瘦,脾气不好,很容易发怒,看起来难以亲近,但是热爱整齐、秩序和准确。写起谱来不像大半作曲家那样龙飞凤舞,反而是以精密的工具整齐的绘出每一个音符和音乐线条,作品看起来就像是一幅工整美丽的图案。他的工作桌也像是一个庞大的工具盒,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写谱用具、琳琅满目。

比起外貌以及手写谱给人的感觉,史特拉汶斯基的音乐却是前卫、混乱、吵杂,以当时人的听觉习惯来说,太多他创造出来的声响是他们无法接受的,最好的例子就是他舞剧《春之祭》。这出舞剧首演当天,就因为他那过于前卫刺激的音乐,而使得观众开始大喊:“快停下来、不要演了!”甚至有些在场观众还打起群架、对台上扔鸡蛋;到最后还必须藉助镇暴警察进入厅堂内来控制秩序,而史特拉汶斯基则是趁机悄悄地从后台窗户溜走。虽然这部舞剧在当时引起这么大的骚动,但是历经时间的考验,现在春之祭已经成了各大舞团必演的基本舞码之一。

史特拉汶斯基大约 27 岁时跟他的堂哥戴亚吉列夫的舞团展开了辉煌的合作生涯。戴亚吉列夫的舞团是当时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现代芭蕾舞团,最优秀的舞者和编舞师就是尼金斯基。史特拉汶斯基最著名的三出芭蕾音乐“火鸟”、“彼得洛希卡”以及“春之祭”就是在法国跟舞团合作的作品。“火鸟”帮他打出了名号,但还不完全是自己风格的呈现,很多人认为这个作品相当不错,但有许多恩师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影子;“彼得洛希卡”是才让史特拉汶斯基在现代艺术运动当中占下一席之地;“春之祭”则是他最大胆的作品,虽然首演时造成暴动,但之后回到莫斯科演出却是受到热烈的回响,而今天提到史特拉汶斯基就一定谈到“春之祭”中所使用的强烈素材跟乐器音色的使用带给现代音乐的冲击。

史特拉汶斯基也因为在法国跟舞团合作演出而进入了法国的文艺圈,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认识了当时法国音乐的大师德布西,德布西非常赏识史特拉汶斯基,他们良好的友谊一直维持到德布西去世为止。而戴亚吉列夫与史特拉汶斯基的合作,常常会发生很大的争执,但是事后彼此却又很欣赏对方对于艺术以及专业的要求。戴亚吉列夫认为史特拉汶斯基有着高度的才华却又不像其他人鄙视芭蕾舞音乐,也因为史特拉汶斯基从不认为自己只是在为芭蕾舞剧写配乐而已,所以他尝试了很多音乐上或是对于芭蕾舞者来说是非常前卫的东西,乐曲不仅是配乐而是非常严谨的新一代作品。这也能够合乎戴亚吉列夫以及其他现代芭蕾改革者亟欲做新艺术探求的举动。

史特拉汶斯基的“火鸟”、“彼得洛希卡”以及“春之祭”代表他第一时期的创作阶段,深具俄罗斯民族风格。之后,史特拉汶斯基的创作风格逐渐转移至新古典主义,不像第一时期音乐总是这么令人震撼-骇人的节奏、极不和谐的和声和丰富刺激的音响效果,而题材上从喜爱撷取俄罗斯民间的故事转移到古代希腊神话上。这个时期明显的分水岭也是和戴亚吉列夫合作的舞剧“普钦奈拉”(Pulcinella),这出音乐的灵感得自于古典时期作曲家裴哥雷西(Pekgolesi)的一首作品。

戴亚吉列夫曾经跟史特拉汶斯基的友谊一度画上休止,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是影射时事的舞剧“大兵的故事”之后,戴亚吉列夫称这首是“该下地狱”的作品。从此他们就开始分道扬镳,史特拉汶斯基自己到阿尔卑斯山北部的一些国家去巡回演出。后来,戴亚吉列夫到了义大利,他在图书馆中收寻了一些裴哥雷西的手稿,心里开始希望史特拉汶斯基能帮他写成芭蕾音乐。他就把这些手稿拿给了史特拉汶斯基,而他看完之后就立刻喜欢上这首作品。因此他们二人又再度合作“普钦奈拉”。

史特拉汶斯基第二时期最重要的新古典主义代表作品是歌剧“伊底帕斯王”,后来并将这部歌剧题献给戴亚吉列夫,但是对戴亚吉列夫来说,这部所谓“回归秩序”、“回归韩德尔”的作品并非他喜欢的舞台表演形式,甚至连他都很难说服自己接受。其实除了戴亚吉列夫之外,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太明白史特拉汶斯基为什么会从那么前卫、强烈的表现手法突然回归到古典主义。

史特拉汶斯基大半生都流亡在海外,1914 年欧战爆发,为了身家安全他带着妻儿迁往瑞士;1917 年俄国掀起十月革命,他在俄国的全部家产都遭共党没收,使得他先前的稿费都无法拿到,从此也切断了与祖国的联系。1925 年移居巴黎,并于 1935 年归化为法国籍。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又担心战争的危害,遂于 1939 年又举家搭船前往美国,再次展开流亡之旅。

到了美国,史特拉汶斯基依然从事舞剧音乐的创作,他跟当代舞蹈大师巴兰钦合作过几部经典舞剧,而巴兰钦也是继尼金斯基之后,最常和音乐家合作的现代芭蕾编舞家。至于以往曾经和史特拉汶共事的戴亚吉列夫,则是再也无法忍受史特拉汶斯基创新的“新古典主义”,终于中止了合作,直到戴亚吉列夫去世,俩人之间还是无法释怀。到今天为止,史特拉汶斯基可说是对芭蕾音乐奉献最多的作曲家,他与舞者之间浓烈的情感、以及在艺术上的互相激荡,使得彼此的领域都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同时也更完美地结合了音乐与舞蹈、甚至还包括了服装、布景、灯光、…等舞台艺术。他们这群富有跨越时代精神的艺术家们,从文学、音乐、戏剧…到绘画,为二十世纪初的人类文明点燃了永恒的光辉。今天,只要我们一提到史特拉汶斯基的舞剧作品,大家仍然无法忘怀他精心营造的一出出经典舞剧─从“火鸟”、到“彼得洛希卡”、以及最具爆炸力的“春之祭”。

史特-拉汶斯基的作品
芭蕾 -火鸟 ( The firebird )
芭蕾 -春之祭 ( The rite of spring-Le Sacre du Printemps )
芭蕾 -彼得洛希卡 ( Petrushka )
Three Movements (piano tr.)

1.First Tableau – The Shrovetide Fair (piano arr. Sabatier)
1.Danse russe (Allegro giusto)
Danse des nounous
诗篇交响曲(Symphony of Psalms)
1st. Movement
2nd. Movement
3rd. Movement
【XRCD24Bit简介】:

JVC公司为了让一般消费者在聆听CD唱片时,能够最贴近原始录音的风貌,尽量让声音还原至最接近母带,并确保音质的纯净度,藉着最先进的K2(20Bit128倍超取样)制作划时代的xrcd(Extended Resolution Compact Disc)。发烧友势必人手一张,是一款不得不推荐给发烧友做为评鉴音响的理想碟

XRCD来龙去脉

我们要对一位与 CD 奋斗许久的音响界前辈-马浚,致上敬意。马浚原本在香港经营金弦洋行,专卖一些 Hi-End 音响器材,移居国外后继续以金弦为品牌,搜罗世界上顶尖发烧录音,以最好的技术进行数字化,分享给发烧朋友们。最早他发行 LP 与 24K金CD,其中最有名的是明星打击乐团演奏的“卡门幻想曲”,这原是美国Moss唱片在1982年的模拟录音,金弦不但请到 Doug Sax 负责重刻,还以180克厚胶发行 LP,同时也有24K的金 CD。此举一炮而红,马浚开始找寻更多的发烧录音,而24K金CD也在太平洋两岸掀起一阵热潮。1992年音响界传奇人物Keith Johnson与 RR唱片、太平洋音响软件公司合作,推出了HDCD的编码技术,这项技术在1995年的AES年会与拉斯维加斯WCES展览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众人一致叫好。HDCD宣称可将分辨率提高到20位水平,并有效改善CD的失真,有一期Billboard杂志以显著的标题写道:“HDCD技术将成为数字录音的标准格式”。没想到HDCD遭到日本厂商抵制,最后落得雷声大雨点小的下场。金弦适时的推出一些HDCD软件,甚至成为极少数死忠支持HDCD的发烧唱片公司之一。后来金弦改名为FIM(First Impression Music),马浚希望大家一听钟情,依然以HDCD技术加上24K金CD作为主打招牌。有几张超级HDCD,还用上了24 Bit/88.2KHz的新处理器,并出版了Audiophile Reference的CD,还是值得买来试试看。可惜有HDCD译码器的唱盘越来越少,不,应该说CD唱盘越来越少了,马浚也无法继续苦撑,但他在后CD时代,找到了另一个新希望:XRCD。

完美的16位(1.2)

由于HDCD必须要对应的译码器才能克尽全功,对越来越多DVD唱机的用家来说,不一定能听出好处。很早已前Denon的工程师就说过,有完美的16位,何必要20位?你知道很多专业器材,或者如Revox、Studer等音响产品,都还在用16位芯片吗?XRCD可以说是完美的16位,不需要任何附加设备,在任何一部唱机上都能表现出CD的最高音响效果来。JVC开发的K2接口,包括了Mastering设备、制造工续、硬件与理论等多方面成果,目前只在Victor的音响上可以见到K2接口的运用。多年前Victor有一套旗舰的转盘/数类转换器,都用上了K2接口,有位音响迷自己从日本携带回来(售价贵到极点),据他说效果非笔墨所能形容。“新视听”的主编陆怡昶也试用过装有K2接口的DVD唱机,他印象深刻,直说那是数字科技的一大突破。至于是什么突破,很抱歉,我也说不上来。

JVC官方的说法,过去唱片制作人拿到Sony的UMATIC 1630母带(由3/4吋专业录像机改良而来),或者较新的PMCD、DDP数字母带,都会担忧制成CD以后,到底损失了多少讯号。笔者也有类似的经验,在录音室听到原始录音母带,与市面上发售的CD比较,简直会怀疑自己的耳朵,或以为那是不同人的歌唱。但利用JVC的K2技术,制作人可以放心的睡大头觉,最后CD成品与母带的声音几乎难以分辨。K2接口仍然利用20位的A/D转换器,并非买不起24位设备,但从24位降频为16位,中间的损失怎不叫人胆颤心惊?K2所用的20位,128倍超取样A/D转换,动态范围可达108dB,总谐波失真-96dB,有效频宽范围内频率误差小于0.05dB。

数字讯号经过K2接口,最大的作用是降低时基误差。很有趣的现象,在CD时代大家斤斤计较Jitter,到了DVD时代,时基误差对于高位讯号影响更大,但反而大家都不关心了。事实上唯有真正降低时基误差,才能得到正确无误的数字讯号,这也是K2接口的最大果效。在数字化过程中,JVC把讯号储存在Sony的PCM-9000 MO光盘上,最后一连串的K2编码,以及K2刻盘、压片,全由JVC位于横滨的工厂内进行,中间绝不假手他人。透过SDIF-2传输(Sony开发的数字传输技术,JVC认为比工业标准的AES/EBU更好),以及尔后的每个环节,JVC在时钟位准与电源净化上都下了很多功夫,确保数字讯号不受任何干扰。

由于这是JVC独家技术,日本压片成本又高,所以不论是JVC自己出版的XRCD,或是FIM的重刻发烧盘,价格都很昂贵。例如号称是“爵士当铺”完整版的两张XRCD(XRCD 012、013),Master过程邀请到Prophone原厂(Proprius老板的儿子另外成立以爵士乐为主的唱片公司)与日本三盲鼠的名录音师Takeshi Tee Fujii助阵,售价要一千多台币,我在香港看到时犹豫了好久,差点买不下去。这么贵的XRCD到底有没有效呢?我仍然找了几张原版来比较,包括“Esther”(原版Atr CD001,XRCD01,有意还是巧合?),细川玲子Ayako Hosokawa精选集(原版TBM CD3008,XRCD011),日本三盲鼠精选集(金弦GSCD006,XRCD018),“当铺爵士”(原版Proprius PRCD7778,XRCD012),“丝竹管弦”(原版Saydisc CD-SDL368,XRCD019)。

透明度与高频延伸绝佳

在完全一样的音响系统上,XRCD很明显在透明度、高频的圆滑延伸、立体感与珠圆玉润的质感等方面,要胜过原版的CD。好透明的声音,好干净的背景,丝毫不带火气与毛边的乐器与人声,这是首次听XRCD者共同的印象。的确,相形之下,原来的CD都像有一层薄雾遮掩在聆听者与演奏者之间,XRCD如同一阵风吹散了轻烟,眼前一片通清明朗。此外,音乐的背景变得更加安静深沉,以细川玲子“恶水上的大桥”这首歌为例,前面有一组弦乐四重奏,歌唱者站在中间,原版的声音比较暖调丰腴,弦乐共鸣感多一点,但换成XRCD后才发现,原版的乐器分离度不够好,乐器形体感不够清晰,背景的细微骚动也减损了定位的浮凸效果。

有了好的透明度,安静的背景,录音中原本的细节自然而然跑了出来。1976年一个冬夜在斯德哥尔摩爵士俱乐部中进行的现场录音,很传神的捕捉到香烟袅绕,酒气弥漫的气氛,“爵士当铺”因此多年来百听不厌。在XRCD版上,现场的空间感更加明显,乐手在舞台上的表情仿佛可见,台下听众啜饮咖啡或品酩小酒的细碎声响,情不自禁的吆喝声,还有侍者来回穿梭的走动着,这一切“实况”在XRCD版上都回来了。LP时代考倒很多人的“Esther”,原始录音1972年在慕尼黑一家录音室完成,慕尼黑爱乐的伴奏粗犷有力,旋律优美,1989年发行的CD依旧是音响迷的试金石。XRCD版给人的惊异是弦乐变得甜美滑溜,光泽亮丽漂亮,嗓音的磁性还是那么迷人,所有棱角却被修整得平顺无比,好像用顶级的真空管器材一样,三度空间感妙极了。

XRCD制作流程

三盲鼠的精选集中,我们则发现XRCD的低音更加凝聚干净,线条清楚快速,尤其是低音贝斯与鼓声最明显,钢琴的音粒结实泛着光彩,弱音与强音间的动态对比幅度大,在轰隆乐音中依旧如丝绸般细致平滑。低音漂亮,XRCD的高音同样精彩!“丝竹管弦”这张CD原来是香港菁英独奏团1981年的模拟录音,国乐器有些声音响亮(如鼓、琵琶),有些声势单薄(如古琴、筝、扬琴),动态对比本来就很大,加上乐器多偏向高音域,很难表现得好。XRCD版比原版更加清甜飘逸,一部份选自“大浪淘沙”的英国录音立体感强烈,选自“夜曲”的香港录音场面平淡一些,这些差距清楚可辨,还加上很宁静祥和的气氛与起落迅捷的节奏,非常精彩。

走马说靓碟从 XRCD 到 XRCD2 日本JVC公司开发的 XRCD(EXTENDED RESOLUTION CD)这一先进的数码制作唱片科技,在CD制作的各个环节都以独创的主时钟系统对时基进行控制,使CD制版的抖晃失真系数以及玻璃母模的组误差系数有大幅降低,制版精度大幅提高,从而使CD制作中的保真度有了更好的保证。XRCD制品的一个大好处是重播时不需要使用特别的解码器,即使在普通的CD唱机中播放也能获得极好的重播效果,重播音乐的保真度、动态、立体感、清晰度和乐器的结像力、分离度等硬指标都是传统CD制品所不及的。

1998年底,一直在不懈地追求更加完美的数码音响科技的JVC又在音频信号处理和唱片制造技术方面有了新的发展。这种发展的产物就是第二代XRCD技术,即XRCD2。XRCD2是在XRCD基础上作了更好的改进。XRCD2制品重播时也不需要另外配置专门的解码器,用普通的16比特CD唱机播放即可,但它能真正淋漓尽致地运用16比特CD机的动态与分析力,获得最好的重播效果。XRCD2除了进一步加强主时钟系统对时基的控制外,还在工作电源的净化上下足了功夫。

以XRCD和XRCD2技术生产CD唱片成本很高,相应地有关CD产品的市售价格也就比较昂贵,比如在日本本土,XRCD2唱片零售定价为3885日元/张,而在我国国内,北京、上海、长沙等地的XRCD唱片市场零售价约为一般进口原版CD唱片价格的两倍以上,如果是XRCD2唱片,价格还会更高一点,简直是令人咋舌!如果”发烧”程度不是极高的话,遇到如此昂贵的唱片,恐怕谁都会敬谢不敏的。话虽如此,仍然有那么一些发烧唱片厂家看准了XRCD和XRCD2的市场,不惜工本地向JVC申请它们的使用权,也有那么一些唱片发烧友和CD藏家甘愿花大价钱来虔心罗致陆续上市的每一张XRCD和XRCD2唱片,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凡是XRCD唱片,必属无上天碟”!

简介XRCD唱片优化技术?最近很多发烧友都问到市面上越来越多的XRCD是什么?到底与普通CD有什么不同?为什么那么贵?究竟是否如21HIFI介绍的那样靓声呢?现在就为大家解释下什么叫XRCD。

XRCD使用JVC独家开发的K2超级数字编码器,进行模拟/数码的转换,这个20bit,128倍超取样的模疑/数码的转换器,可提供108dB的动态范围,±0.05dB的平直响曲线,并极大的消除了低电频信号的谐波失真。

由日本JVC所研发的之K2雷射定位录音技术,是一种传奇性的方法,对于消除杂音及任何可能在CD唱盘之雷射光学读取器的差异,都予以消除。

这样的技术使得原音得以忠实呈现。这个产品已经由JVC以K2超级模拟母带系统,重新制作母带。

经K2超级数字编码器编码的20bit数码信号送入SONY PCM-9000光盘录音机中,20bit的信号在加工过后再转成16bit,K2数码系统在20bit转成16bit时,保留了低电频信号的完整性,也保证了真正16bit录音的范围。

16bit数码信号经过EFM(8-14调制)编码被送至JVC另一个K2雷射刻录系统,这个刻录系统与K2超级数字编码器系统一样,为使XRCD的数码传输更为稳定精准,制作XRCD的所有设备均经过独立隔离滤波的电源供应器,减少系统运行时不纯净的交流电对数码的杂波干扰。

由于XRCD全部按照16bit/44.1KHz的CD标准制作,所以不需特殊的CD唱盘或译码器就能明显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优越性。

日本JVC大厂 2003年最新技术–XRCD24编码技术(由XRCD进化到XRCD20,目前又有这XRCD24)最先采用的是由FIM马老板在和喇叭花唱片公司老板所合开的LIM所发行的喇叭花重刻专辑中所使用,其突破24Bit的母带处理技术,让XRCD24迈入最高声音再生境界,并宣称声音超越LP(注:这不一定,死忠的LP迷一定不同意^_^),这首四张在发烧友界和古典爱好者都属于收藏级的专辑(老RCA唱片公司时代),目前已进口。

XRCD24 相容所有CD player(简单的说就是要让任何CD唱盘能发挥出24位元的动态解析能),也是世界首次使用24Bit直接母带保持最高音质,制作过程彻底排除外部影响因素,保留纯净音源,全程制作生产过程专人严格管理,可谓是CD制式规格最终极的声音表现。
SACD及DVD-Audio制式已面世数年,各大硬件厂家也相继推出相关的机种。可惜的是,许多大型软件(唱片)公司不是无动衷就是反应迟钝,有些不长进的更趁机翻箱倒柜,找出半世纪前的母带,印制SACD。这类SACD光碟虽然是咸鱼翻生,却以生猛海鲜的价格出售,实在令人不齿。要真正发挥SACD的优势,当然得采用DSD的方式录音,才能够将SACD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翻制旧母带,只能当成音乐历史文献。由于SACD及DVD-Audio软件的脚步缓慢,因此CD仍是人们欣赏音乐的主要媒介。

CD是二十多年前的产物,由于当时数码技术的局限,其规格当然不能与SACD及DVD-Audio相提并论。为了提高CD的表现,音响工程师费尽心思,从材料至数码处理等多方面着手,先后推出了金CD,HDCD,XRCD,XRCD2等。其中,以XRCD2的表现最佳,价格也最贵,但却最受欢迎。原因很简单,没有好的音源,多昂贵的音响系统亦属徒然。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以为XRCD2已是CD的极限,不料JVC推出了XRCD24,将CD推向新的高峰!

据JVC的资料显示,XRCD24的音色极像黑胶碟,但却没有黑胶碟的缺点,如:杂音等。它的音质通透,音乐感、动态、高低频的延伸均胜过黑胶碟!因此,XRCD24又以“超级模拟音响”(Super Analog Sound)自居。

开创XRCD的两位JVC工程师的姓氏,都是以K字母行头。因此,亦被称为K2双雄。他们先创了K2 XRCD,后来又将XRCD双重处理,成为XRCD2。经过三年呕心沥血的研究后,推出了K2 24bit母带处理技术,轰动全球!

据JVC透露,XRCD24以先进的科技,将24bit的数码讯源灌入16bit内,令16-bit的PCM音响变为真正的24bit的音效。虽然许多专家都认为不可能,但JVC却以科学的方法证明了这个事实。XRCD24的最大的优点是,它可以在任何CD机上播放;不像SACD光碟,必需得在SACD机上才能够播放。

母带的处理,是XRCD24的精华所在及科技突破!一般激光唱机,如:CD机、SACD机及DVD机等,都是以石英(Crystal)为激光的发射提供数码时基,在制作光碟时,亦是如此。石英的优点是便宜,缺点是不稳定。它会产生数码抖摆,引起失真,劣化音质。JVC进一步指出,由于石英的抖摆与不稳定,若以它控制激光束射向月球的一个目标,其误差可以达到十万哩!若改用“铷”(Rubidium)的话,则保证准确命中目标!因此,卫星发射、洲际飞弹等,都一定采用“铷”;而XRCD24在制模的过程中,亦同样采用了“铷”。据JVC表示,其结果是音效得到了惊人的改善!因此,JVC骄傲地宣称,XRCD24比任何制式更准确了十万倍!

XRCD24如此神乎其技,又岂能不试?

最近,著名发烧唱片公司FIM以LIM作为牌子,推出了XRCD24光碟--Growing up in Hollywood Town。资深的发烧友相信还记得,这是发烧录音公司Sheffield Lab在一九八零年所录制的。当年我由于刚到社会上工作,实在无法负担如此“昂贵”的黑胶唱片,只能隔着玻璃橱窗望碟止渴。二十三年后的今天,手上拿着Growing up in Hollywood Town的XRCD24光碟,百感交集。回首当年,一个月只能买一、两张唱片,因此每张唱片都听到滚瓜烂熟;如今拥有的唱片多了,听唱片的时间却反而少了。

一得必有一失,自古皆然!
Growing up in Hollywood Town共收录了九首曲,总播放时间只有三十分钟,实在没有良心!但平心静气地想想,很多时候,一张六十分钟的CD,好听或常听的也往往只有那一、两首歌。于是,心里就平衡得多。

这张CD所收录的歌曲虽然不多,但好听的也不少,如:Amanda,The Rose,Love Letter,The Portrait,Growing Up in Hollywood Town等。我最喜欢的是The Portrait,内容描述的是母女情。歌手Amanda McBroom的演绎丝丝入扣,感人肺腑,相信会触动许多伤心的魂。此外,Love Letter在一分四十五秒开始的萨克管演奏,音色如诉如泣,销魂蚀骨!

这张XRCD24的声音圆滑、柔和,舒适,高频又不失光泽及细节,具有浓浓的黑胶唱片色彩。尤其是Dusk里的铃声,划破长空,晶莹剔透,充满了金属的质感,非常真实。就凭这几下铃响,相信很多朋友已忍不住高喊:伙计埋单!

如果你一向喜欢XRCD,那XRCD24则肯定是你的最爱!

xrcd24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