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城视 >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NMA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NMA

  

位于澳洲首都堪培拉的澳洲国家博物馆,是一座介绍澳洲发展史的综合性博物馆,为2001年澳洲联邦百年大庆的重要建设之一,由Achton Raggatt McDougall(ARM)和Robert Pect von Hartel Trethowan(RPcHT)两家事务所共同设计。2001年,该馆以「年度最新公共建筑」名义获得蓝图建筑奖(The Blueprint Architecture Award)的殊荣。

基地座落在阿克顿(Acton)半岛上的格里芬湖(Lake Burley Grffin)畔,国会大厦就在湖的对岸不远处。堪培拉是个宽敞低平的现代都市,主要建筑均以格里芬湖为中心分布,没有澳洲其他大城市的繁忙交通和摩天大楼,却呈现出一种安详及乡野的独特魅力。博物馆承继堪培拉建筑的低平特性,呈水平带状分布。建筑师依照空间性质的不同将博物馆分为临时性展馆、永久性展馆、大厅、原住民展馆、行政管理办公室,以及澳洲原住民与托雷海峡岛民研究所等几大单元,再以弯刀状的配置将这些被推向湖畔的空间单元串连起来。

这个看似不按牌理出牌、随意拼凑的博物馆建筑,除了有其特殊隐喻之外,也包含了许多建筑师的创意想法在里头。建筑师在这块11公顷的基地上创出一条新的轴线,这条红色铺面一端朝着澳洲中部原住民圣地艾尔斯岩(Ayers Rock,原住民称:Uluru)方向,到了基地尽头后向上卷起。另一端向着博物馆中心,到了入口广场处,红色铺面上多出一条像是节庆中的彩带又像是云霄飞车般的钢构标志物,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圈之后,窜到博物馆大厅入口处,引领访客进入博物馆。最后,钢板停留在大厅入口上方,表面看似截断,其实还有一段看不见的部分穿越大厅没入湖里。

除了艾尔斯岩这条轴线之外,博物馆里还有许多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线。建筑师认为,澳洲的历史是由许许多多不同族群、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故事编织而成的,如同绳索一般缠绕、纠结在一起,其中有共生的关系,依存的关系,和互斥的关系,但任谁也难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因此,建筑师以绳索缠绕成结做为博物馆的隐喻,并将这个抽象概念转化为建筑实体,创造出许多令人意想不到、视觉效果极佳的造形与空间。像是大厅内使光线充满戏剧性的橄榄状天窗、让人有如置身洞穴由多种曲面交错而成的现代穹窿、散发浪漫气息形状特异的咖啡座旁窗口,和引人好奇想一窥究竟的多边形出入口等,其设计过程,是将一个方盒子套在一堆绳结上,透过布尔运算(Boolean mathematics)的交集、联集和空集,部分保留,部分挖空,再经由多重试验挑选之后,找出最佳的形式定案。

博物馆弯刀状的配置中间是一个名为「澳洲梦花园」的开敞空间,那是一个下凹的空间,里头有水池,水池上浮着一片倾斜的大地图,是由澳洲的地形图、街道图、原住民分布图、气象图、行政划分图等多种地图重迭而成的抽象性地图。除了地图之外,一些看似装饰性的东西,也都有其特殊意涵,譬如墙上抖大的「Eternity」(永恒)一字,是隐喻一个全澳洲人都很熟悉的传说,据说有一个男子,三十年来一直在雪梨的人行道上涂写这个字。此外,在色彩运用上,建筑师在博物馆的里里外外用了许多红、黑、黄的颜色,譬如入口处云霄飞车般的博物馆标志、花园四周高矮不齐的围栏等。事实上,红黑黄三色是澳洲土著旗帜的颜色。

建筑师在这座博物馆里用了许多澳洲人熟悉的事物,当作设计元素,并以人民、土地和国家做为设计发展主轴。建筑师认为,建筑不应该是个没有前后文,让人读不到内容的中性个体,尤其是文化史博物馆,博物馆建筑和展品之间应该产生更多的对话

信息收集自互联网.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5/cn/

本页内容遵循CC知识共享协议2.5,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保持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