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vs宝洁,飘柔字体侵权案终审,方正败述,宝洁获“默示许可”

飘柔字体方正vs宝洁的字体侵权案,也算是设计圈人所关注的一件事了,茶余饭后经常谈论,关注的是设计作品,尤其在这类案件中,字体设计与商业应用是如何保护,又是如何维权的,只是不知所以,因为此类案件在国内太少了,方正动作又如此之大,P&G品牌也如此响亮,都各有道理,联系知识产权维护在中国的情况,作为艺术创造的原始方,却想看个究竟。上周,这事几经折腾,有结果了…

上周(7月14日),经过2010年年底的一审,2011年4月的二审,一直悬而未定的方正告宝洁飘柔字体侵权案,终审了,法院认定宝洁已经获得了方正字体的默示许可,宝洁胜了,方正败了,败在“默示许可”这个四个字上,也就是说在售卖正版字体之时,并没有强制限制字体不可用于商业用途,同时也有悖于购买者权利!看来扎扎实实的给中国字体维权上了一课!矛盾呀,毕竟,字体,特别是正版字体买来是要用滴,又有多少人非得购买正版的字体呢?买来不能用,买他做啥?

在方正的观点和立场上,字体是其的艺术创作作品,宝洁拿方正的艺术创作作为自己品牌的LOGO,确实…;从这方面来说,作为从事设计和广告的人,还是能够理解方正的思路并且站在这一边的(话说,直接拿人家字体做LOGO的行为真的很低级,P&G的选择NICE公司的这种稿也够低端,除非宝洁没给设计费!鄙视一下);这方面来说,在广告和设计行业也是有先例的,更是众所周知的道理,比如,某肥皂制造企业老板买了奥迪A8,拿来开,出席商业活动、日常使用都没问题,那代表老板的品味和企业追求的是品质!可是偏偏在自己家生产的肥皂上用奥迪A8的元素,甚至成了其肥皂的代名词,而且市场影响又非常大,就不信大众公司告不赢这官司~

不过对于宝洁来说,字体本来就是用来传播信息的,这是因为“字”的特殊性,因为除了艺术创作的风格外,更重要的是在于文字有明确的语义性,文字本身又是没有版权的(要是有版权就好笑了,不知道方正要赔多少),反正涉及到商业,就算不是文字,一句话(SLOGAN)一个声音(SI)都是钱!这就是商业,很现实的商业。

……

只是看到这条消息的新进展,有些小感想,做商业设计的人有点儿要更了解商业的规矩职业道德,一共就两个字,非得用字体?唉,好自为之吧…

从商业上来说,官司输掉,对方正来说可能不只是赔不赔偿的问题,之后的维权日子也比较难办了;

但从道德上来说,对于设计和艺术创作行业,会不会用字体做LOGO的行为更加昌盛了?如果这样,还有谁再去创造?都变成拿来主义?相信有职业道德的设计师和艺术家是不会这么做的!

担忧……自勉……

 

下边是引用的一些判决相关信息:

一审法院:字库中单字享有著作权依据不足
2010年年底,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为倩体字库产品作为具有审美意义的字体集合具有一定的独创性,符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的特征,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但如果认为其中的每一个单字都确认具有独创性,享有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则依据不足,因此宝洁公司使用倩体字库产品中“飘柔”二字的行为未构成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二审法院:获得方正默示许可后使用单字不侵权
由于方正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于是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2011年4月1日,该案曾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3个多月后方正公司等来了终审判决,依旧是宝洁公司在其洗发水等产品上使用方正倩体字库中“飘柔”二字的行为不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这一次,二审法院给出了不同的理由:宝洁公司使用倩体字库产品中“飘柔”二字的行为属于经过方正公司默示许可的行为,而不是方正公司提出的“未经许可”
二审法院认为,在方正公司并未将涉案倩体字库产品区分为个人版(或家庭版)与企业版销售的情况下,这一销售模式足以使广告公司这样的商业性购买者合理认为,方正公司未对其商业性使用具体单字加以禁止。方正公司虽在其许可协议中对设计公司将字体用于商业行为进行了限制,但一方面该许可协议并非安装时必须点击,另一方面该限制条款不合理地排除了购买者的主要权利。
因此,法院认为,许可协议无法限制NICE公司实施上述行为,NICE公司有权许可其广告客户复制、发行其使用字库产品获得的设计成果。因为宝洁公司的复制及发行行为属于对NICE公司的设计成果的复制、发行,因此,宝洁公司的行为应被视为经过方正公司默示许可的行为。
来源:正义网

【责任编辑:黄易】

URL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Gkoo.net | 极库
转载请注明转自《方正vs宝洁,飘柔字体侵权案终审,方正败述,宝洁获“默示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