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减法,毕加索的牛 10p

毕加索画牛美术中的抽象是一种哲理,正仿似人生一样,进来越来越多的感受生命的意义也许就是消逝,虽然有些悲观,可是这个时期,感受到的就是这样,从一无所知呱呱坠地,吸收周围的一切,到慢慢经历各种大事小情,直至所谓看破红尘,大象无形了。

毕加索的牛画的也讲述着这个道理,他毕生喜欢画牛,从最初的有血有肉的牛到最后了了几个线条勾勒的牛,也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这也是美术中抽象意义之所在吧,了了几笔是简单还是艰难?是完美还是丑陋?前一段与xiaobao聊他的网站里的画评的时候,就说到这个,固然每个人的环境背景层次都不同,对美的理解也自然不同…

后来有电影阐述了毕加索画牛这一抽象概念

还有《毕加索画牛》一诗:

作者/欧阳江河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毕加索在画牛。

那牛身上似乎有一种

越画得多就越少的古怪现实。

“少”,批评家问,“能变出多吗?”

“一点不错,”毕加索回答说。

批评家等着看画家的多。

但那牛每天看上去都更加稀少。

先是蹄子不见了,跟着犄角没了,

然后牛皮像视网膜一样脱落,

露出空白之间的一些接头。

“少,要少到什么地步才会多起来?”

“那要看你为多起什么名字。”

批评家感到迷惑。“你是不是

在牛身上拷打一种品质,

让地中海的风把肉体刮得零零落落?”

“不单是风在刮,瞧对面街角

那家肉铺子,花枝招展的女士们

每天都从那儿割走几磅牛肉。”

“从牛身上割,还是从你的画布上割?”

“那得看她们用什么刀子。”

“是否诗学和生活的伦理学在较量?”

“挨了那么多刀,哪来的力气较量?”

“那么,有什么被剩下了吗?”

“不,什么都不剩下。赞美浪费吧!”

“牛对世界是一道减法吗?”

“为什么不是加法?瞧那肉铺老板

不正在演算金钱。”第二天老板的妻子

带着毕生积蓄来买毕加索的牛,

但她看到的只有几根简单的线条。

“牛在哪儿呢?”她感到受了冒犯。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Gkoo.net | 极库
转载请注明转自《做减法,毕加索的牛 10p